主页 > 口述实录 > > 正文

女人自述:30岁,我掉进了婚外 情的陷阱里

发布时间:2020-09-25 09:38 来源: 点击: 0000 次 字体:   |    |  
陈琳是被冻醒的,醒来时,路灯的灯光,顺着车顶打开的天窗透进来,她发现自己竟然枕着程浩的双腿,躺在车子后排的座椅上,一个激灵坐了起来,酒也醒了一大半。 陈琳的动作太大,程浩也醒了过来,迷茫地看着陈琳,俩人异口同声地问:我们咋还在这儿? 陈琳掏

    陈琳是被冻醒的,醒来时,路灯的灯光,顺着车顶打开的天窗透进来,她发现自己竟然枕着程浩的双腿,躺在车子后排的座椅上,一个激灵坐了起来,酒也醒了一大半。

    陈琳的动作太大,程浩也醒了过来,迷茫地看着陈琳,俩人异口同声地问:“我们咋还在这儿?”

    陈琳掏出手机看了下,已经凌晨一点了,她努力回忆着昨晚的细节。可她的记忆到坐上车之后就断了片儿。

    她疑惑地看了程浩一眼,又迅速转过了头,转头时,她瞥到程浩也怔了一下。

    其实不能怪陈琳多想,她知道自己不胜酒力,程浩带来的酒她之前没喝过,没敢多喝。
    

    出来时,陈琳就感觉有些上头,程浩说找个代驾先送她时,就没反对,可自己竟然躺在程浩的腿上睡着了,大半夜的,万一被人看到,她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。

    陈琳正在思索的空档儿,代驾已经到了,程浩让代驾先送陈琳回家。

    陈琳到家时,看到门口刘洋的鞋,火气“蹭蹭蹭”地往外冒,自己为了店里的事,半夜未归,刘洋竟然连个电话也没打。她气冲冲地叫了两声,没人应声。

    走进卧室,空气里到处都弥漫着酒气儿,陈琳心里的火气顿时消了一大半,看样子,刘洋昨晚中途离开,是去赶另一个饭局了,还醉的不轻,她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   但想起今晚的事,陈琳心里却有说不上来的别扭。

    刘洋和陈琳开了家餐饮公司,刘洋在采购一批原材料的时候,手头刚好有现金,他图省事,货款直接用现金付了,对方当时开了发票,他就没要收据。谁知才没多久,这家商贸公司因为偷税漏税,被查了出来,法人失联,税务局顺藤摸瓜地找到了刘洋这里。

    现在税局要求刘洋的公司把那批货的成本发票转出来,并补交相应的税款。就算有罚款,刘洋也认了,但是若再被扣上个买卖发票的罪名,事儿就大了。

    刘洋把关系网一扒拉,就找到了陈琳的高中同学程浩,程浩的舅舅是税局的一把手。

    陈琳起初不想去,读高中那会儿,她和程浩有过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,后来陈琳突然转学,她和程浩之间的那点暧昧也就无疾而终了。

    陈琳最终还是耐不住刘洋的劝说,毕竟税务上的这次事,可大可小,思来虑去,最终同意和刘洋一起约了个饭局请程浩。

    菜还没上齐,刘洋有事就先走了,说让陈琳打车回家。

    谁知陈琳竟然在程浩车上睡着了,陈琳躺在床上烙饼一直烙到天微明,才小眯了一会儿。

    后来,因为刘洋他们公司的改错态度比较好,加上程浩从中周旋,刘洋又主动交了一笔罚款,总算让事情结了篇。

    陈琳也松了口气,这事翻了篇,她也就不用再和程浩打交道了,那天晚上的事,就当没发生过吧!

    谁知道,程浩的老婆却打上了门。

    这天,陈琳刚帮一桌客人结完账,就看到程浩的老婆领着一个和她一样珠光宝气的太太团,气势汹汹地直奔收款台,轻蔑地把几张照片,“啪”地摔在她身上。

    太太团里其中一人,用尖酸的口气指着陈琳说:“仗着自己长了一张狐媚子脸,到处勾引别人的男人,难怪成了一只不下蛋的母鸡!”

    这会儿正是晚上用餐的高峰期,店里的顾客都伸着一张八卦脸,等着看好戏。

    陈琳强迫自己冷静,说道:“这是个误会,我可以解释!”

    太太团中一个体型彪悍的开了口:“都这个时候了,还在这儿装,贱人还真是矫情!”

    陈琳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,客气地请太太团们去房间里说。

    太太团却不吃她那一套,什么“贱人”、“狐狸精”之类的词一时间充斥了整个店内。

    陈琳示意店里的服务员报了警。

    警察来了之后,各种调解,陈琳更是把当晚事情的原委详细地讲了一遍,甚至请程浩的太太当着警察的面打电话和程浩对质,看陈琳有没有说谎,最后太太团们才骂骂咧咧地走了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声明: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与观点,本站也不负内容真实性--- 新闻头条 责任编辑:linxing洛峰
打印文章